江门文艺网站:http://jmwy.qikan.com

江门文艺2012年第12期  文章正文

谈兄色变

字体:


  现在我已经是谈“兄”色变。在对哥哥的节节败退中,始终找不到退守的据点。
  妈妈总是说,你哥哥再无本事,他也是方家孔字辈唯一的男丁了,更何况,妈妈说“更何况”三个字时,眼睛总是意味深长地盯着我,并不具体指明,而是问,是不是?
  像一条蛇被人攥住了七寸,越挣扎后果会越严重,只好乖乖地把身上所有的钱交给哥哥。
  哥哥接过钱,对妈妈说声谢谢,将一沓钱在空中“啪”地一声甩个脆响,哼着小曲出门去了。留下的残局,我只能用眼泪收拾。
  我只是一个工薪族,钱,是极其有限的,哪经得起哥哥隔三差五地支取?怎么想,都觉得有点委屈。
  妈妈皱着眉头,很不高兴地说,哥哥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江门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